我看电影《等待回家的日子》 生命虽艰难 仍有望可盼

阅读(961)

◎Petite/网站设计师

当泥土使她不能呼吸,生存本能却使她跳离自掘的坟墓。她死过又活过,她重生了。

我几乎觉着,那是连大人都无法承受的痛,一种被彻底遗弃的悲凉。

从片子开始的好长一段时间,爸爸没有脸,没有声音。只见一连串珍熙的大特写,爸爸的大手帮忙穿上新衣新鞋;睡在身旁的爸爸像山一样的背;坐在爸爸的脚踏车上,躺在爸爸宽阔的胸前,珍熙张大嘴迎着风…我彷彿也能和珍熙一起,将那与父亲共处的甜甜空气,深深的吸进心中。

爸爸说,她将要去旅行。起初珍熙并没有太在意这句话的意思,因为她正尽情沈醉在那黏着爸爸的愉悦。但衬在珍熙天真脸庞之后的,只有爸爸的背、爸爸的腰、爸爸的手,爸爸模糊的身影。爸爸不敢面对。他的不敢面对,製造出那似乎考验着观众耐性的紧绷。

终于,在爸爸开口的同时,我也终于能看清他的脸,但也就在同时,看清那爸爸为何不敢面对的残忍事实。

就如同珍熙吶喊的,她又不是孤儿,为什幺会被送到育幼院?我开始焦躁,因为片中迟迟不肯交代珍熙被送到育幼院的原因。

随着我的焦躁升高,我的情绪却神奇的与珍熙合而为一:爸爸不要我了吗?是我不好吗?不,爸爸是爱我的,不然不会疼爱的买新衣新鞋给我,更不会在忍不住流露出那样不捨的眼神之后,再将我支开后头也不回。

我太爱太爱爸爸了,他听了我唱的歌就知道我的心情,而他,一定也是像我爱他那样爱我的!

就是那样对爱的执着,所以,珍熙在心里始终放不开爸爸,而我的心也像被彻底遗弃一般的有了破口。

将童年搬上电影

《等待回家的日子》可说是韩裔法籍女导演乌妮‧勒孔特(Ounie Lecomte)的寻根之旅。她1966年出生于汉城, 9岁时离开韩国到法国的寄养家庭展开新的生活。而这部片说的,正是她那令人揪心的童年,但我却在片中珍熙参加的第一个弥撒中,从心底发觉导演真正想表达的,是她到法国之后的故事。

不久,珍熙参加进入育幼院后的第一个弥撒。台上的神父恰巧提到:「我的神,我的神,为什幺离弃我?」那是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,承受着极大的痛苦时,对祂父神的呼救。

耶稣之所以必须钉十字架,是上帝为我们预备的救恩。若不是用耶稣的血,人的罪不得赦免;若不是耶稣死而复生,上帝对人的救恩无法成就。

也就是说,若上帝不能忽视独生爱子的痛苦呼求,耶稣则无法死于十字架上;耶稣不经历死亡,则无法以复活之姿战胜死亡;而耶稣若不复活,整个救恩过程也将无法成全。

当时神父口中耶稣所遭受的孤单,对应着坐在台下珍熙再见父亲的遥遥无期,耶稣的呼救,把珍熙的心情更往黑暗的谷底推。

但我却从这句话知道,从今以后,珍熙将拥有更美好的全新人生(如同英文片名:A Brand New Life),因为若不是当年父亲的狠心放手,就没有现在的导演勒孔特。

生存本能激发新观感

虽然我们永远无法知道,幼小的珍熙若一直留在无力照顾她的父亲身边,是否只能有不甚美好的结局,但我相信长大后的勒孔特,对于上帝所赐给她那全新的人生旅途,是充满感谢的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好友的离去,小鸟的死…珍熙幼小的心灵终于再也承受不住,她一度选择像小鸟一样被土埋藏。她希望她的死去,能够换来进天堂的门票──爸爸的怀抱就是她的天堂。

但当泥土使她不能呼吸时,她的生存本能却使她跳离她自掘的坟墓。她死过,又活过,她重生了。

重生的她,终于能开口笑了,也终于能再度开口唱,唱那以前只对父亲唱的歌:「你都不知道,我好爱好爱你…」给好爱好爱她的养父母听。

2010.09.11

上一篇: 下一篇: